公共托育

我主張,平價、普遍、優質的公共托育,就是捍衛職場媽媽的工作權。

在私人幼托上,我主張健全公共保母制度。
在公共幼托上,我主張社區公共托育家園,並且普及臨時喘息托育服務。

 

生育減壓,從優化公共托育開始

但在台灣要當母親並不容易,一邊工作一邊持家,當初岳峰的媽媽也曾因為結婚被迫離職,雖單身條款已修法禁止,但台灣仍然不是一個對媽媽懷孕友善的社會,除了政策法規對懷孕媽媽的補助不健全,公共托育數量欠缺之外,在職場上,除了勞基法修惡開放了更高的加班時數,讓不論男女,都將面對更過勞的風險,使得生育孩子變成艱困挑戰,雇主也缺乏職場性別平權意識,懷孕一直都是職場媽媽們的晉升天花板、男性有家裡有稚齡孩子被視為工作穩定性的象徵,換到女性卻成為工作不穩、容易請假的指標。顯見台灣的性別不平等,仍然有許多亟待我們努力的地方。

捍衛職場媽媽的工作權

優良永續的托育環境可以降低年輕世代的生養成本,也挽救台灣職場的性別不平等,當婚育與工作不再是殘酷二選一,也讓職業媽媽有更充分的時間與機會繼續追求個人的人生事業。

在現行托育資源不足之下,地方政府慣行的發錢競賽,並不能真的緩解家長的托育負擔,而僅是鼓勵新生兒玩戶籍大風吹的遊戲,而沒有讓家長的育兒壓力真正被減輕。

在零到二歲這段時間的孩子,即便政府現行廣設公共托兒所,公共托育卻仍然難以補足地方需求的名額,每年抽籤總是看得到吃不到,原因在於大型公共托兒所的設備成本過高,除了既有建物成本外,更因為公共托兒所的各項人員要求,使得托育比與支出沈重。

所以我認為有三項政策,是我們可以改善的。

健全公共保母制度

我主張,平價、普遍、優質的公共托育,就是我認為我們應該要有健全的公共保母制度,由政府建立公開平台認證充分教養經驗的保母,透過透明化家長/保母雙向評鑑紀錄為托育品質把關,由政府補助家長聘用公共保母,並由政府為經驗資深、紀錄優良的資深保母加薪,健全保母產業,提升托育安定性。

社區公共托育家園

在公共托嬰中心上,我認為更好的方式是效法台北市的社區公共托育家園,以低建置成本、規模輕巧的社區型托育取代大型的托嬰中心。利用政府機關閒置設施、國中小學校的閒置場地來試行社區型的十五人以內的小型公共托兒所,傳統上的公共托嬰中心立意良善但是成本太高,靈活性也太小、五六十人的大型場所也容易發生群聚感染的風險,我認為在地型的社區公共化托育家園,可以有依照各個孩子的作息習慣有更彈性畫的調配空間,更可以降低托育照顧比,提升照護品質。

臨時喘息托育服務

我認為廣設社區公共托育家園,可以提供就近便利的臨時喘息托育服務,讓平時辛苦的家長能有好好休息的機會,更可以擴大保母就業機會,健全托育相關產業發展,帶來更便利也更友善的育兒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