捍衛勞工

我重視勞工權益,我相信健康的職場環境是產業永續的基石。

在產業上,推動產業升級,鼓勵青年創業。
在勞資上,我主張勞工皆有組織工會的權利,工會是保護自己也是保護產業的途徑。
在勞檢上,我主張工會陪同勞檢,提高勞動檢查頻率與罰則,定期公布違反勞基法大戶。

台灣一直沈溺在過往強調忍耐的價值觀,「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的價值信條一直被代代灌輸,整個世代的人都把勤勞不懈視為人生最重要的事情,卻忽略了工作這件事情對人身心產生的壓迫,超時加班工作的陋習其實是在磨損整個社會活力的根基。過勞的大眾運輸,讓不論開車或是搭車的人們都提心吊膽,生怕下一次蝶戀花的事故再次上演。

過勞的家庭,失去時間與心力去照顧自己的孩子,失去養育下一代的念頭,使得國家生育率低迷不已。

過勞的勞工個人,被工作所綑綁的人生,失去了與朋友聊天碰面的機會,使得自己的生活圈愈過愈窄,也讓社會越來越疏離。

過勞而產生的各種職業病,深深傷害台灣每個人的身心靈。

這些年來為了拼經濟,我們忍耐,犧牲了權益、犧牲環境、犧牲空氣、犧牲福利。諷刺的是每年經濟都在成長,財富分配不平等的狀況卻不斷加劇,我們卻只能換到一副一天比一天更過勞的身體!

我認為,保護桃園勞工朋友的權益是非常重要的,所以我主張1.補足

我認為台灣經濟的未來,要靠年輕人的努力來成就

台灣一直沈溺在過往強調忍耐的價值觀,「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的價值信條一直被代代灌輸,整個世代的人都把勤勞不懈視為人生最重要的事情,卻忽略了工作這件事情對人身心產生的壓迫,超時加班工作的陋習其實是在磨損整個社會活力的根基,然而號稱進步力量的執政黨,卻通過了讓台灣產業未來更加飲鴆止飢勞基法修正案,無形中讓未來的勞工處境更雪上加霜,澳洲國立大學學者建議,每週工時下修至38個小時,才能有效促進職場性別平等,換到台灣的工作環境,則是更多加班換補休的嚴重過勞,傷害員工的休息權益,在我們一向以為國民比台灣人更「勤奮」的日本,許多企業甚至落實週休三日,在歐洲,德國的工時甚至下修至每週28小時。這些國家各各都比台灣更加富裕,卻沒有所謂高工時的問題,足見台灣企業主把「勤勞」甚至是「過勞」當作改善經濟的唯一解,其實只是迴避產業升級的壓力,企圖用更窩囊的方式加緊壓榨勞動力來維持企業盈利優勢的作法。

過勞對於台灣社會的傷害,是全面性的

過勞的大眾運輸,讓不論開車或是搭車的人們都提心吊膽,生怕下一次蝶戀花的事故再次上演。

過勞的家庭,失去時間與心力去照顧自己的孩子,失去養育下一代的念頭,使得國家生育率低迷不已。

過勞的勞工個人,被工作所綑綁的人生,失去了與朋友聊天碰面的機會,使得自己的生活圈愈過愈窄,也讓社會越來越疏離。

過勞而產生的各種職業病,深深傷害台灣每個人的身心靈。

揚棄壓榨過勞勞工的傳統產業陋習,向高知識經濟的產業發展。

我們看到台灣長年以來,一向都以拼經濟為最重要的目標。

結果,為了拼經濟,政府常年要勞工共體時艱,所以台灣薪資停滯20年如一灘死水,物價卻不停飆升。年輕人生不起孩子,於是產業開始漸漸缺乏勞動力的投入。

所以,為了拼經濟,政府開始要求勞工勤奮努力,所以管制加班時數的法律被不斷鬆綁,加班費相關的法律配套卻越來越緊縮。

這些年來為了拼經濟,我們犧牲權益、犧牲環境、犧牲空氣、犧牲福利。諷刺的是每年經濟都在成長,財富分配不平等的狀況卻不斷加劇,我們到底換到什麼呢?

很多人會說,勤勞與過勞本來就是無可迴避的一體兩面!要是懶惰的話,經濟拼得起來嗎?

工時縮減不叫做懶惰,歐洲降低工作時間,反而得到更好的經濟產出回報的經驗,就告訴我們這件事情是行得通的。

伴隨過度工作而來的疲勞,扼殺了人們發展個人技藝的空間與時間,也扼殺了社會能夠被更多元發展的人們帶來的刺激所滋養的機會,使得我們的社會總是被懷抱來自舊時代思維慣老闆所綁架,當工作綁架了生活,社會就失去了激盪的機會,進而停滯不前。年初的勞基法修惡,我們可以很清楚的看到,民進黨強勢通過了一部幾乎是為資方量身定做的勞基法,除了開放可連續四個月每月加班高達54小時、修惡38個行業輪班八小時限制、更開放加班換補休、這種幾乎可以吃掉勞工加班費的大利多給資方。民進黨政府這種像資方傾斜的手段,就像是林宗弘所形容的「葉克膜經濟」:「自己心肺功能不好,趕快去吸一個氧氣罩。」如此一來,企業的代價是「自己的心肺功能不再復甦」。

產業缺乏人力的問題,必須面對自身轉型的危機,依靠壓榨勞動力只是飲鴆止飢的開端,這種解方必然是短視近利的,惡劣的薪資與勞動條件遲早會壓迫年輕一代的生育意願,年輕人不生,或是生了沒有時間來陪伴,未來的產業更不會有勞動力加入,凋零只會是遲早。 

我認為促進產業往更高生產價值邁進,提升勞動條件是最好的方法,只要提高勞動條件,我們就可以在這些老舊企業在即將到來的高科技自動化時代被淘汰之前,搶先逼迫這些企業升級。有了高勞動條件,廠商就必須更誠實的面對自己技術不良的事實,必須加緊改善自身。有了更多的休息時間,企業的員工也有更多的力氣有時間發展調整性的創意決策,拋棄飲鴆止渴的想法,我們可以讓整體的經濟環境體質更佳。

在勞資上,我主張勞工皆有組織工會的權利,工會是保護自己也是保護產業的途徑。

在勞檢上,我主張工會陪同勞檢,提高勞動檢查頻率與罰則。

台灣的勞動檢查在工會陪同勞檢這一塊做的非常差勁,甚至出現勞檢員要進行勞檢以前,就被搶先通風報信掩蓋真相。即便是官股過半,國營企業色彩濃厚的華航,仍然抗拒職業工會理事陪同勞動檢查,使得勞動檢查員的突擊勞檢,仍然走的是「主管通道」,完全失去勞動檢查的意義,成為徒具形式的演戲。因此我主張,讓產職業工會也可以陪同勞檢,讓勞檢真正發揮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