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運輸

我將努力推動公共運輸,讓桃園朝邁向綠色城市而努力。

在運輸市場上,打破桃客獨佔市場的現狀。
在駕駛勞權上,監督客運業司機過勞情形,守護駕駛的健康與通勤族的安全。
在偏鄉公車上,應以計程車取代公車的離峰時段,降低成本以確保通運順暢。
在新闢路線上,效法雙北試行跳蛙公車,減少市民通勤成本與塞車機會,環保又便利。

在駕駛勞權上,監督客運業司機過勞情形,守護駕駛的健康與通勤族的安全。

今年五月中,爆出了桃園客運的董事長涉入採購弊案的事件,也正好是我們有機會好好檢視一下這家壟斷桃園絕大多數公車路線的桃園客運公司。

現代桃園客運的歷史,正是二戰台灣光復後,日本企業撤出台灣,國民黨組織大量進入台灣接收日產的背景下的結果,桃園客運獨佔了桃園大多數公車路線的經營權,卻對自己旗下的司機苛薄以待,根據報導者的專題報導對離職桃客司機的訪問,桃園客運司機上班每個月幾乎要上班接近300個小時。

如此過度勞動的環境,使得桃園客運原本八百多位司機,光是過去一年的時間,就有167位司機離開,離職率高達10%以上,遠遠超過交通部統計的全台客運業平均2%的人員流動率,待不下去的司機離職之後,工作負擔必須全部落在剩下還沒走的可憐員工身上,然而桃園客運的經理卻每每大喊缺人......

在運輸市場上,加嚴客運招標的審查標準,打破桃客獨佔市場的現狀。

到底是客運業真的缺人,還是桃園客運不斷壓榨自己的司機,把客運業搞成爛缺,讓求職者卻步?為什麼這種每每以走鋼鎖壓榨勞工的企業,總是可以得標搶下桃園高達98%的公車路線的經營權呢?

難道司機們的過勞駕駛,對於交通安全可能產生的危險性,從來就不在桃園市府的考慮之內?

其實面對桃園客運的壟斷,並不是毫無競爭的,過去的許信良縣長曾經引入中壢客運與桃園客運打對台,桃園客運卻利用車隊規模的優勢企圖一次性壓倒對手,讓司機前後包夾中壢客運的車,在其前頭首先搶走乘客,用飽和攻擊的方式把競爭對手一次逼走,維持壟斷的優勢,這一度也讓中壢客運幾乎難以生存。

我認為,公共運輸產業並不是引入競爭,就有辦法完全改善的,尤其對長期被政商關係雄厚,一門從縣長到各級民意代表輩出的吳家來說根本不痛不癢。

對於公車路線這種壟斷性的公共資源來說,桃園市政府對於客運應該採取更嚴格緊盯的態度,不僅是車體採購,司機數量是否充足、開車人員工時是否合理,都應該是審核客運公司服務健全與否的重要標準,這不只是為了健全公共運輸的系統,更是捍衛市民行的安全。

在偏鄉公車上,應以計程車取代公車的離峰時段,降低成本以確保通運順暢。

桃園仍運作的桃園樂活公車,平常載客數量常常都不滿三分之一,這樣的運量沒有達到綠色運輸的標準,不只是開著更大台的車製造空氣污染而已,還浪費桃園市民的納稅錢來服務根本不達效益的路線,我認為改採彈性化的運輸,與計程車業者合作,在離峰或是通常較少人使用的路線上,政府與計程車業者簽約,採用計程車載客的方式,不僅可以有效降低大眾運輸的成本,更可以顯著改善班次密集度不足的問題,提升市民的大眾交通運輸使用習慣。

以新開闢的公車路線來說,彈性化的公共運輸,可以明顯的降低客運業者的成本,維持路線的順暢更可以培養搭乘大眾交通工具的人口於不墜。

在新闢路線上,效法雙北試行跳蛙公車,減少市民通勤成本與塞車機會,環保又便利。

你有沒有想過,明明有那麼多人和你一樣,在同樣或是相近的地點上下班,卻非得一起搭公車轉車轉個不停不可?要是有一個專門為像你一樣的人量身訂製的公車班次該有多好?

是的,跳蛙公車就是這樣的存在,透過發展跳蛙公車,我們只要在APP輸入你每日通勤的出發點與目的地,我們就可以從這些眾人的日常通勤路線的大數據中,挖掘出許多條新公車路線的可能。而這就是跳蛙公車。

透過跳蛙公車,我們可以更彈性的運用大眾交通工具,即便是南北往返市民朋友,也不用老是非自己每天開車上班不可。客運公司再也不用再擔心新開闢的公車路線沒有足夠的乘客,無法維持自身的營運。有了更彈性靈活的公車路線,開車通勤就不再會是必然,私人運具的數量減少以後,高速公路每日通勤量也會降低,將大量減少塞車的機會,也使得都市空氣污染的來源得到很大程度的消減。

台灣蓬勃發展的汽機車文化,一直以來都被詬病為都市汙染的亂源,然而若是大眾交通系統足夠便利,市民又為什麼非得要開車上路呢? 我認為對抗空氣污染最大的武器,就是讓大眾交通工具更便利,給予民眾一個更環保,也對環境更友善的選擇。

所以,在新闢路線上,我認為跳蛙公車是一項非常好的推展大眾交通工具嘗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