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境永續

 

我相信環境永續,守護環境就是守護下一代的生活品質。
 

在垃圾處理上,我主張採取隨袋徵收政策,抑制垃圾的產生量並落實資源回收。
在空氣品質上,我主張落實社區環境知情權,工廠應主動揭露危險化學品擺設資訊。
在樹木養護上,我主張政府應修訂樹木保護法,保存既有老樹並避免廠商破壞性修樹。


 

在環境永續上,我相信守護環境就是守護下一代的生活品質。

在垃圾處理上,我主張採取隨袋徵收政策,抑制垃圾的產生量並落實資源回收。

現行的垃圾處理方式對於資源回收再利用的程度很低,最大的主因在於垃圾分類的不確實,使得回收品的人工清潔、再處理成本大增,例如我們常常在思樂冰上看到的環保材質PLA材質,本意是希望做到可分解塑膠的程度,透過可在環境中分解的玉米澱粉塑膠,減少環保回收的壓力。然而實際執行回收的時候卻發生了PLA被歸入塑膠類回收中,而既有的塑膠回收業者無法處理PLA的回收,必須將這些混入的其他材質挑出,最後並沒有幫助到環保,只是徒增了回收的成本。

其次是即便做了分類,也常常無濟於事。

國際石油價格的降低導致資源回收品相對沒價值,即便大家努力做回收,這些沒人要的回收物終歸被送到焚化爐燒掉,到頭來大家很痛苦的發現,回收竟然是白做一通。

所以我認為,處理垃圾最重要的概念不只是回收,而是真正做到源頭的垃圾減量。

最近常常在追垃圾車時,發現許多民眾會將廚餘或是可以回收資源回收的東西一起打包和垃圾丟到垃圾車,讓清潔隊員疲於奔命,其實資源回收車或是廚餘桶就在一旁,雖然只是一個小小的分類動作,但因為沒有強烈的誘因,導致許多民眾就選擇偷懶、輕鬆的方式,長遠下來,其實對環境造成很大的傷害。

其實,現行的垃圾處理費是隨這自來水的費用來徵收,是建立在丟垃圾頻率與自來水使用率正相關的假設之下,但這樣的假設一直是缺乏根據的。

現行的方式,繳越多水費的人,必須負擔越多的垃圾處理費用,但是丟越多垃圾的人,不見得就真的繳了相等的水費,現行的垃圾處理費用隨水費徵收,要求用水量高的家戶負擔是違反賦稅公平。

更甚者是,現在的垃圾處理費,呈現一種「個別家戶可以垃圾丟到飽,費用卻是全體水費戶負擔」的狀態,本身也是種反環保的政策。因為這樣的收費結構並沒做到使用者付費,當垃圾清運大戶不用為自己造成的環境成本負責的時候,這樣的制度就是在「變相鼓勵人們製造更多的垃圾」,造成更大量的環境負擔!

台北市自2000年起,率先實施垃圾帶隨袋徵收之後,一般家戶垃圾從實施前每日2,900公噸,降至每日約1,000公噸,家戶垃圾處理費的支出也從過去每月隨水費徵收的100多元垃圾清潔費,降至每月平均30多元的垃圾專用袋支出。 可以看到,推行垃圾袋隨袋徵收的結果不只能夠降低桃園焚化爐壅塞的問題,同時也會減輕民眾三分之一的垃圾費用,隨袋徵收既是減輕民眾額外負擔、又可以幫助整體垃圾減量的雙贏方法。

在空氣品質上,我主張落實社區環境知情權,工廠應主動揭露危險化學品擺設資訊。

大家有想過嗎?為什麼97%的女性不吸菸,女性罹患肺癌的機率還是在十大癌症之中,這表示我們活在一個受汙染的環境之中,日日夜夜都吸者不乾淨的空氣,遲早會生病。

因此要改善桃園這個工業大城的呼吸安全,落實社區的環境知情權是最重要的第一步。

所以我提出廣設空氣盒子的政見,些新科技也為抓排放立下了功勞。然而只有稽查工廠的排放是不夠的,桃園例如龜山、平鎮、中壢等地的工廠安全維護並不夠健全,幾乎每隔固定時間都會發生火災。這些挑戰更嚴格的考驗著市民呼吸的權利。

今年一月的中壢泰豐輪胎場大火,更發生周遭居民對其化學化災應變力不足,使得許多民眾面對化學粉塵倉皇失措的景象。

這更是督促我們資訊公開以及環境知情權的重要,若是周圍的居民連廠房裡面存放什麼化學物質,燒起來會產生後果,爆炸的風險會有多大;發生什麼事故的時候要緊閉門窗,什麼事故時該儘速逃離,那麼連災難發生該怎麼逃都不知道,自然對居民來說是極大的危險。

既然工業區與住宅高度混雜已是現實,那麼對於安全,我們就該有更積極的作為。所以我主張工廠附近的住戶皆有知情、監督附近工廠管路安全性的權利,工廠有義務「定期公開」工業安全事務,政府諮詢業者、「地區關係人」「來制定」緊急災害應變計畫,並建置一套讓民眾可以即時回報工廠狀況,在重大災害發生前,確保大家的安全的回報系統。

國外對於社區知情權的作法已經相當進步,地球公民基金會更指出早在三十年前,「美國才在1986年通過「緊急計劃與社區知情權法案」(Emergency Planning and Community Right-to-Know Act, EPCRA),強調緊急應變計畫必須聯合在地的消防員、醫院、地方媒體、社區團體、學校及企業共同制訂,地方政府必須納入上述利害關係人,設立緊急計畫委員會。此外,更強調「社區知情權」的重要,政府平時就必須提供緊急應變計畫給社區居民,讓大家都能理解居家周圍的危險物質內容、儲存地點和運輸路線,以及發生意外時的應對方式。」

然而反觀台灣,在社區知情權仍然舉步維艱,許多工廠在公佈場內化學品配置圖的意願非常低落,眾多攸關勞工職業安全、附近居民逃生安全的資訊都被商業機密之名過度保護,我認為化學品的種類與擺放位置,是超乎業者私人利益的公共風險。不能任由「商業機密」的理由任著工廠將附近居民的安全暴露與風險之中。

其實問題不僅是在工廠上,在交通上,改善現有的公共交通品質,提升市民搭乘交通工具的意願,進而保持道路暢通而兼顧空氣品質也是一個好的對策,提高健康品質,守護空氣將會是關鍵,讓我們一起努力。